「神啊,感謝你,我不是別人。」

忘掉宇宙

《我是个年轻人,我心情不太好(20周年修订版)》书摘。
【挪】阿澜·卢
墙 2018-07-12
一切对我来说都毫无意义。突然之间。 我自己的生活,别人的生活,猫猫狗狗花花草草,整个世界,突然都脱了节。
2018-07-09
因为我对于年岁的增长向来有着一种特殊的不安。 我总是�20我总是责怪空间,但我的问题在于时间。
球 2018-07-12
有些我拥有的其实根�84其实根本无足轻重97�足轻重,而大多数我没有的东西却都是我理想生活的核心。
女孩 2018-07-12
正当波乐画完的时候,哥哥发来一封传真。波乐觉得这是个奇迹,一个谜。他不明白这怎么可能。一张纸带着文字直接传到房间...

吃素若能成佛,牛羊皆可成仙。

《我讲个笑话,你可别哭啊》书摘。
序 2016-07-06
大学时我评聊斋,开篇选的是其中一篇《宫梦弼》。这篇故事里虽然也有奇迹怪象,但一没狐,二没鬼,一样字字通心,发人深省。蒲松龄先生说“放纵之言,有未可概以人废者”。这比“我说的这都真事儿”高明多了。

爷爷的塔吊 2016-08-19
我抓住铁门的栅栏,恨不得钻进去,我想喊他,却发不出声音,而他当然也看不见我,只管低头干活。这便是逝去之人。

炒饼 2016-08-19
此人不但善于做,还善于说,一道普通菜肴经他把选料、刀工、火候、装摆一通讲,会让人顿生“虽然不明白但是觉得很厉害”之感,忍不住鼓起掌来。你听他讲过一两回,就会相信做饭的人...

现在他一无所有,比别人慢了一步地站在明亮的太阳下

《艺术家的命运》书摘。

  • 除了孤独之外,他也常常觉得生活枯燥,意气消沉。直到目前为止,他过的是把自己彻底关闭起来的不自然生活。对生活已经不感兴趣,生活对他来说,不过是痛苦的忍受而已。朋友的来访,有如把他的隐居房间打开了几个洞。生活从那无数的裂口中,对孤独者伸出了触手,送进来光明、声音与香气,消解了到目前为止缠住他的魔咒,那些从外面而来的呼唤声确实太强烈了,使得刚清醒过来的人觉得有些痛苦。

  • 他从没有过失败的作品,然而却在无数失败的岁月里,背负着失败了的爱和生活的尝试,在那里深深地苦恼着。

17.6.17

除了流星,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打断我们的谈话

《托斯卡纳艳阳下》书摘。

  • 弥尔顿在《失乐园》中写下这样的诗句:「他带来了一片橄榄叶,一个和平的象征。」《圣经》中记述了洪水退去后,鸽子口衔橄榄枝飞向方舟的故事,预示和平的到来。这个比喻很漂亮,因为橄榄枝的确使人平和。理由很简单,橄榄树能长存于世。这些树木过去、今日、将来都将屹立此处,见证岁月。不管属于我们,还是属于他人,抑或谁都不属于,它们照样日复一日,在每天清晨舒展枝叶,迎接太阳。

  •  「在这里,我发觉自己的脉搏都慢下来了。」我接着说,「但还是觉得,美国最适合我思考问题,毕竟,那儿才是我的文化、精神和过往的源头。」

  • 修复。我喜欢这个词儿。房子、土地,或许还有我自己,都...

艺术只是一种趣味

《杜尚访谈录》书摘。

  • 我很相信色情,因为它是一种真正具有世界性的事,是每一个人都理解的事。如果你愿意,它可以替代别的文学流派,象征主义啊,浪漫主义啊,它可以被称为所谓的另一个主义。你大概会告诉我在浪漫主义里有着被称为色情主义的部分,不过,如果色情主义被拿来作为一个基础、一个根本,那么它就可以形成流派意义上的「主义」。

  • 我扮演的角色是艺术上的小丑。

  • 卡:人们有这样的印象,每一次您把自己放在一个地位上,却总通过嘲弄和讽刺去削弱它。

    杜:我总是这么做,因为我不相信什么地位。

    卡:那您相信什么呢?

    杜:什么都不信!「信」这个词又是一个错误。就像「判断」这个词。它们都是很可怕的观念,但世界却建...

我们来自同一个深渊

《德米安:埃米尔·辛克莱的彷徨少年时》书摘。

  • 我所渴求的,无非是将心中脱颖欲出的本性付诸生活。为什么竟如此艰难呢?

  • ……在每一个人身上,精神都已化成了形貌,在每一个人身上,造物都在蒙受苦楚,在每一个人身上,救世主都被钉上了十字架。

    今天少有人懂得什么是人。很多人感觉到了这一点,因此死得更从容,当我写完这个故事之后,我也会同样从容地死去。

    我不能自诩洞明世事。从过去到今天,我一直是一个寻觅者,但我已不再寻求于星辰和书本之间,而是开始聆听自己血液的簌簌低语。我的故事并不令人畅怀,也不像杜撰的故事那样甜美和谐,它味如痴语、混乱、癫狂和梦幻,就像所有那些不愿再自欺欺人的生活一样。...

告别的人是多么容易地被爱啊

《单行道》书摘。

  • 任何恶心的感觉最初都是出于对接触的厌恶。甚至抑制也只能通过跳跃的和过分的手势表示不予理会来超越那种感觉:那种恶心的感觉会猛地缠住那种手势,津津有味地吃掉它,与此同时,那最灵敏的表皮接触区依然是禁区。只有这样才能满足道德需求的佯谬,道德的需求要求人在克服恶心感觉的同时形成最敏锐的恶心的感觉。人不能否认自己与造物有兽性的亲缘关系,对造物的呼唤,他的恶心回答道:他必须成为它们的主人。

  • 「解决」了什么问题呢?难道说以往生活中的一切问题不都像某种挡住我们视线的树木那样留在身后了吗?我们几乎没有想到要将其连根拔掉,即使只是使它变得稀疏一些。我们继续向前走去,把它抛到身后,从远...

「一切近的东西都将远去。」

《七夜》书摘。

  • 我说被大声读出来,是因为当我们读到确实令人赞叹,确实美好的诗句时,我们常常会大声朗读起来。一首好诗是不会让人轻声读出或是默读的。如果我们能这样默读的话,那就不是好诗:诗要求发出声来。诗总是让人想起它在成为书面艺术之前曾是口头的艺术,让人想起诗曾经是歌。

    有两句话可以证明这一点。一句是荷马或者说是我们称之为荷马的希腊人在《奥德赛》中所说的:「诸神为人类编造种种不幸,以便后代拥有可以歌颂的东西。」另一句话要晚得多,是马拉美说的,他重复荷马,但没有那么优雅:「一切通往一本书。」我们看到两者的不同……但意思是一个,即我们生就是为了艺术,生就是为了记忆,生就是为了诗,或者也许生就是...

最近

开始读黑塞并因此又多了一个爱人。
干脆把许多账号都更名为德米安相关。
背着背着单词又中断了,真题一套都没做完。【shame on you!
radiohead和万青同时发新歌,前者还不错,后者只是首披着二千嗓音的小河。
墙头又多了一堵大爆炸。
我最爱的姬友M和X之间眼看要爆发世纪大战,做不来独善其身作壁上观又无以平息燃爆前的暗流涌动,so sad.维系友谊真是一件太难的事,总说应该在同路者中找朋友而不该硬拽着朋友上路,可眼睁睁看着相互之间渐行渐远又哪做得来温柔道别?Men always gone but the girl still here.但girl也早已不是最初的那个了。所以有时以为自己念旧有时又...

1 / 13

© 我自傾杯 | Powered by LOFTER